当前位置: 新葡新京 新葡新京 吕临风采
【书香吕临】《活着》书评
发布时间:2019-07-18



什么是“活着”,我认为用余华老师在《活着》这部作品中的自序可以阐明:“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

在听到一首美国民歌《老黑奴》之后,作者被深深地打动,歌中的老黑奴经历了一生的苦难,家人都先他而去,而他依然友好地对待这个世界,没有一句抱怨的话。作者决定写下一篇这样的小说《活着》,本文以一名听众的角度讲述了福贵和他的家庭在中国过去六十年所经历的一切,当年少内心的愤怒渐渐平息,开始对善与恶一视同仁,用同情的目光看待世界。

在国民党统治后期到建国初期,福贵经历了从一位好色、好毒的富家少爷到赤贫如洗的普通农民的巨大变迁,更是一次次目睹妻儿老小先他而去。他在青楼与龙二一比高低时,把家产输了个干净,福贵输的不仅仅是家产,而且还输掉了自己,输掉了自己作为父亲的担当、作为丈夫的气概。之后福贵拿着银元来到城里找大夫为母亲治病,不料被国民党大兵抓了去当了壮丁,福贵在行军途中结识了老全,春生。在经历了冰冷的枪林弹雨之后,老全被子弹击中牺牲了,福贵结识的朋友只剩下了春生。福贵没回到家之前,母亲去世。因为生活的劳累他的妻子家珍得了软骨病,到凤霞和万二喜结婚后家珍去世。有庆为校长捐血,被医生抽血抽死,校长是春生的夫人,这时春生是县长。凤霞因生苦根时大出血也去世了,再后来万二喜在干活时被水泥板挤扁了,挤的连一根骨头都找不到了。再之后苦根在一次生病后吃豆子吃到撑死。在福贵的手里埋下了:有庆,家珍,凤霞,万二喜,苦根。一个家族被福贵亲手败落,一个家庭的“活”被福贵埋在土里。此刻,只剩下了福贵自己。福贵拿着自己攒的钱到城里买了一头别人要杀掉的老牛,福贵给这头老牛取名为福贵。自此与老黄牛作伴,俩个“老不死”相依为命。

余华老师在书中这样写到:“这辈子想起来也是很快就过来了,过得平平常常,我爹指望我光耀祖宗,他算是看错人了,我啊,就是这样的命。年轻时靠着祖上留下的钱风光了一阵子,往后就越过越落魄了,这样反倒好,看看我身边的人,龙二和春生,他们也只是风光了一阵子,到头来命都丢了。做人还是平常点好,争这个争那个,争来争去赔了自己的命。像我这样,说起来是越混越没出息,可寿命长,我认识的人一个挨着一个死去,我还活着。”像福贵这样令我们难忘的人,对自己的经历如此清楚,又能如此精彩地讲述自己,他的一生不幸中又有着一丝的幸运,让读者在读完之后内心涌上一股难言的温情,仿佛是海面涌起的海浪,向着在遥远处波动。


或许我们都是这个世界上的迷路者,按照自己认定的道路寻找方向,也许我们是对的,也许我们错了,或者有的时候对了,有的时候错了。在我们所说的盖棺定论之前,谁也不知道在未来等着我们的是什么。但余华笔下《活着》里的福贵让我相信:生活是属于每个人自己的感受,不属于任何别人的看法。生就是活,生活便是活着,让生命迎接未来。要活的有价值,活的有责任,活的有情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